有效設置問題 培養高階思維

2019-01-17 13:39 來源:圖書館 作者:吳紅枚 點擊:685 次

【內容摘要】本文探討了在“英文名著導讀”(簡稱“名著導讀”)課上培養學生高階思維能力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以及如何通過在教學的不同環節有效設置問題來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

【關鍵詞】名著導讀  高階思維  提出問題

 

當今時代是信息瞬息萬變的時代,人們窮其一生也不可能掌握所有的信息和資訊。與此同時,新時代對人的綜合能力以及高階思維提出了高要求。作為教師,我們要想緊跟時代步伐,培養信息時代的合格接班人,就要注重對學生進行高階思維的培養,讓學生的思維變得復雜化,使其不局限于對事實的接收,而是能夠有效解決實際生活中的問題、做決策、進行實驗探究或調查,等等。在教學領域,人們針對如何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有過很多的探討,這也是當今一個非常熱門的課題。我也一直在思考,在我的“英文名著導讀”(以下簡稱“名著導讀”)課上,如何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想還是先簡介一下高階思維。

高階思維是指發生在較高認知水平層次上的心智活動或認知能力。學界普遍以當代美國著名認知心理學家本杰明•布魯姆在20世紀50年代提出的教學目標六項分類來劃分低階思維和高階思維。記憶,理解和運用屬于低階思維,分析、綜合、評價(后改為分析、評價、創造)則屬于高階思維。高階思維是高階能力的核心。高階能力主要指創新能力、問題求解能力、決策力和批判性思維能力。

那么,“名著導讀”選修課上培養學生高階思維能力有何必要性和重要性呢?

首先,這是由英語學科核心素養培養目標決定的。“名著導讀”選修課屬于中學英語教學的范疇,中學英語學科素養規定學生需要具備四方面的能力和素養:語言能力,文化意識,思維品質和學習能力。其中的思維品質就包含了高階思維。其次,這是由當前中學英語教學令人堪憂的現狀決定的。在中高考指揮棒的作用下,長期以來中學英語教學普遍存在著重視記憶、理解,運用等低階思維能力的培養,而忽視分析,綜合,評價,創造等高階思維能力的培養,長此以往,勢必影響為未來社會輸送高素質的合格人才。“名著導讀”課運用語篇模式進行名著導讀,教師需要從名著的整體出發,帶領學生越過詞匯和語句識記階段,進入大篇章的整體理解分析,讓學生進行信息篩選整合,最大限度地獲取和掌握文本所傳遞的主要信息,實現歸納思維能力的發展。再次,這是由英語新課程改革的發展方向決定的。當今英語新課程改革的重要發展方向就是在低階思維的基礎上,促進學生高階思維能力的發展。最后,這是由知識爆炸時代知識的無限性和人獲取知識的有限性這一時代特性決定的。當今社會,隨著信息化、智能化,全球化的逐步發展,讓學生掌握全部的知識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引導學生掌握基本、核心的知識,形成良好的學習習慣以及可持續發展的思維能力,正是學科培養的重中之重。

那么如何通過“名著導讀”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呢?本文將著重介紹如何在不同教學環節有效設置問題,培養學生比較、分析、聚合、歸納、推理、判斷、質疑、創新等高階思維能力。

美國19世紀末20世紀初著名的思維大師約翰•杜威指出,思維是由“難題和疑問”引發的。杜威從反省思維的“五步法”類推出他的“以解決問題為中心”的教學過程,提出“教學法的要素和思維的要素是相同的”。即:第一、學生要有一個真實的經驗的情境;第二、在這個情境內部產生一個真實的問題、作為思維的刺激物;第三、他要占有知識資料、從事必要的觀察、來對付這個問題;第四、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第五、通過應用來檢驗他的想法。由此可見,問題是開啟高階思維的最大動力和關鍵。正是基于這個理念,我在“名著導讀”課上的不同環節中,嘗試有效設計一些問題來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具體做法如下:

一、有效設置觀影前的問題,激活學生頭腦中已有的舊知識,培養學生的預測、發散、推理、判斷能力。

大多數名著的標題反映了作品主旨,指明或暗示了作者的寫作意圖,所以我一般在組織學生觀影前,會根據標題設置一些問題,來激發學生的好奇心和探究欲。比如,導讀二十世紀美國著名作家菲茲杰拉德的名作《了不起的蓋茨比》(Great Gatsby)時,我會問學生這些問題:Have you heard of Gatsby(你聽說過蓋茨比這個人嗎)? In what way/Why is Gatsby great(蓋茨比有什么了不起)?學生帶著這些問題去探究、去思考,等到最后他們找到答案時,也就意味著他們理解了作品的主旨之一:在一個紙醉金迷、縱情狂歡、人人享樂、重物質輕精神的年代里,堅持夢想,堅持自我,努力奮斗,不同流合污,忠誠于愛、純真善良這些精神有多么難能可貴,擁有這些可貴精神的人有多么了不起。

再比如根據標題設問,引導學生對名著的內容進行預測,從而培養學生的推理判斷能力。在教二十世紀英國著名作家、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威廉•高爾丁的名作《蠅王》時,我問學生:What or who is Lord of the Flies(蠅王是什么或者說是誰)? What does Lord of the Flies specifically refer to in the novel(小說中的蠅王到底指什么)? What is the possible symbolic meaning of Lord of the Flies(蠅王可能的象征意義是什么)?類似這方面的問題能幫助學生預測作品的內容,隨著觀影的逐漸深入,學生會明白蠅王在小說和電影里都指那個爬滿蒼蠅的豬頭。當然,“蠅王”一詞是有出處的,在小說或電影中,它都有更深層的象征意義。

此外,在圍繞標題設問時,可以藉此開展腦力風暴(brainstorming)等活動。腦力風暴是指通過無限的自由聯想和討論,產生新觀念或激發創新設想。這個過程能充分調動學生已有經驗,以舊知識帶動新知識的學習。比如在教授美國二十世紀著名劇作家田納西•威廉姆斯的名劇《欲望號街車》時,我問學生:Why is the streetcar named Desire(為什么這輛街車叫做“欲望號”)? Where will the streetcar named Desire possibly take you(“欲望號街車”可能會把你帶到哪里去)? Where do you hope it will take you? Why(你希望“欲望號街車”把你帶到哪里去?為什么?)?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學生七嘴八舌,各抒己見,圍繞這一問題發表自己的觀點,從而有效提升發散思維能力。教師也在激發學生進行知識遷移的同時,巧妙導入本課主題,將學生的思維引導到所教名著的主題上來。

總之,組織學生觀影前,圍繞名著標題進行提問,或由此開展類似腦力風暴等活動,能激活學生頭腦中已有的知識,形成新舊知識之間的有效連接,為學生學習、接受新知識提供有效的“粘著層”。這些問題也能有效培養學生的發散性思維和推理判斷等能力。

二、觀影過程中的提問,則培養學生聚合、歸納和質疑的高階思維能力。

聚合思維是指從已知信息中產生邏輯結論,從不同來源、材料、層次探究出一個正確答案的思維方法,是一種有方向、有條理的思維方式。與發散思維相反,聚合思維要求把廣闊的思路聚集成一個焦點,從眾多可能性的結果中迅速做出判斷,得出結論。教師可以圍繞某一事件連續設置問題形成問題鏈,把學生的思路進行有效聚焦,使學生學會在思考過程中及時調整方向,有效訓練學生的聚合思維能力。比如在講授十九世紀末英國著名作家托馬斯•哈代的名作《德伯家的苔絲》時,不妨針對女主人公苔絲不同人生階段的一些重大事件來提問(如認親、誘奸、生子、重逢、坦白、被棄、歸家、苦工、沉淪、殺人、出逃、審判等),引導學生梳理出事件線索,并通過聚焦這些事件,理解造成苔絲悲劇的社會根源,理解作者對苔絲的深切同情,對虛偽的維多利亞時代的倫理道德及男女雙重標準的揭露和批判,由此引導學生理解作者更深層的創作態度和動機。

歸納,是以一系列經驗事物或知識素材為依據,尋找出其中的基本規律或共同規律,從而預測同類事物中其他事物的基本原理。在思考名著的寫作主旨或者分析人物性格特征時,可以設置一些探究性問題,培養學生的歸納能力。仍以哈代的《德伯家的苔絲》為例,上一段我們重點講了聚合思維,事實上,當把所有與主人公相關的重大事件聚合之后,需要引導學生運用到歸納能力,通過這一系列事件,歸納總結出小說的主旨、作者的創作意圖和傾向。還要引導他們通過事件和主人公的言語及他人的評價,歸納總結出主人公的性格特征(如純潔、善良、勤勞、無私、反抗等)。

    質疑能力,也就是批判性思維能力(Critical Thinking),最初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蘇格拉底,是通過一定的標準評價思維,進而改善思維,是合理的、反思性的思維,既是思維技能,也是思維傾向,相當于高階思維中的評價能力。在培養學生質疑能力這方面,我主要是引導他們關注電影對原著的改編,并思考這些改編對原著的影響。比如,法國導演波蘭斯基拍攝的《霧都孤兒》(2005)的后半部分對查爾斯•狄更斯的原著的改編比較大,刪掉了一些故事情節和人物,比如主人公奧利弗同父異母的哥哥蒙克斯及其爭奪財產的相關事件,還有奧利弗的小姨梅麗以及圍繞她的相關事件,在有限的170分鐘片長的篇幅里,重點聚焦在奧利弗身上,主要展現了與他有關的事件。相當一部分學生認為電影改編以后的效果更好,因為改編后的電影緊緊圍繞主人公的命運展開,干凈利落,不像原著枝枝蔓蔓,拖沓冗長,有些地方甚至偏離了主題,一定程度上挑戰了讀者的閱讀耐心。再比如,電影《面紗》對毛姆的原著在情節上有多處改動,像男主人公瓦爾特臨死前說的那句話“It was the dog that died(死的是一條狗)”,這是一句很重要的話,對理解小說的主旨非常有用,但是電影卻忽略了它,我問學生對此有何看法,他們的回答讓我很驚訝也覺得很有意思。他們認為小說因為是文字敘述,對于這句話的出處以及它的深層含義作了一些解釋,便于讀者理解,但是電影是用鏡頭語言去敘事,如果用上這句話,解釋起來非常啰嗦,不符合電影的風格,但如果不加任何解釋,又會顯得很突兀,令觀眾不解其意,所以還不如忽略掉。

三、觀影后設置疑問,培養學生分析、評價能力和創新思維能力,這主要體現在教學分類目標的分析、評價和創造方面。觀影后的活動是學生將所學知識輸出和反饋的重要過程,在這一環節中有效設置問題,有利于拓展學生思維的深度和廣度,引導其最終形成獨立的見解,比如:What do you think of Gatsby’s American dream(你對蓋茨比的美國夢有何看法)? What’s your view about Tess’ tragedy(你怎么看待苔絲的悲劇)? What or who do you think eventually ruined Blanche (你認為是什么或是誰毀掉了布蘭奇)? Do you think whether Eliza should marry Professor Higgins? Why or why not(你認為伊萊莎是否應該嫁給希金斯教授?為什么)?除了設置一些開放性的問題,培養學生的分析、評價能力,還可以引導學生根據名著的情節為其設計后續情節或是一個截然不同于原著的結尾,對故事進行合理創新,從而培養學生的創新思維能力。比如在教授莎士比亞的著名喜劇《仲夏夜之夢》時,就可以讓學生嘗試創編故事、完善情節。《仲夏夜之夢》這部喜劇中多條線索相互交織、有機整合,共同構成了戲劇的有機整體,最后的結尾具有出乎人意料的喜劇效果,該劇完美體現了莎士比亞作為跨時代的戲劇大師在編故事方面的高超技能。學生在創編故事時,要設法讓這幾條一開始各自呈現的情節,最后完美交織在一起,并且產生震撼人心的喜劇效果,這必然會大大挑戰他們的編劇能力或者說創新能力。之后,他們可以將自編的故事與莎翁的原劇進行對比分析,從中學習戲劇大師編劇的技巧和方法。

總之,在“名著導讀”課上,運用電影給學生進行名著導讀,通過在不同的教學階段有效設置各種問題,可以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提升其思維品質,使其思維更具深刻性,靈活性,獨創性,批判性,敏捷性和系統性,幫助學生形成英語的高階思維品質以及自主學習的能力,為其可持續性學習奠定基礎,繼而幫助其提高核心素養。

 

參考文獻

[1]王帥.國外高階思維及其教學方式[J].上海教育科研.2011(9):31-34.

[2]李穎.英語閱讀教學中以有效設疑發展高階思維的探索[J].中學外語教與學.2018(3)20-22.

[3]杜鳳蘭.高級英語教學中學生思維能力的培養[J].海外英語,2011(12).

[4]方玉勇.英語教學中的高階思維能力培養[J].教育研究與評論(中學教育教學版).2016(8)。

[5]陳慧.巧用概念圖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以初中英語閱讀理解為例.新課程:中學版,2017(9).

[6]周佳.以文本閱讀促初三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校園英語,2017(36).

[7]張廷.高階思維能力在中學英語教學中的培養.校園英語,2017(36).

[8]白璐.高中英語閱讀教學中學生高階思維能力的培養論析.中學生英語,2017(30).

[9]龔花.搭建智慧“腳手架”,提升“高階思維力”——以牛津譯林版8AUnit 6Reading第二課時為例,校園英語2017(23)。

[10]張曉紅.高階思維觀照下的高三英語閱讀教學一一依托試卷中的文本資源.教育研究與評論:中學教育教學.2017(5)。

[11]鄧波.如何培養初中學生的高階思維能力——以David's hobbies閱讀課教學為例。英語教師.2017(9).

[12]薛紹文.例談培養學生高階思維能力的策略.英語教師,2016(24).

 

點評:高階思維是學生適應未來社會的重要素養,高階思維的培養也是本輪新課改的重要使命。本文借助英文電影名著導讀課,以有效問題設置為抓手,培養學生的高階思維,關注教育教學的熱點、難點問題,是該領域的重要實踐探索之一,具有時代性和創新性。

文中作者分析了培養學生高階思維的時代價值,論證了利用名著導讀載體培養學生高階思維的可能性,在此基礎上,結合自身實踐,提出了如何在觀影前、觀影中、觀影后設置相應的有效問題,服務學生高階思維培養的具體方法,也結合經典名著列舉了相應案例,為一線教師學習借鑒提供了有價值的參考,是一篇較好的論文。

當然,后續還可以繼續收集相關數據,以進一步證明此種教學方式對學生高階思維培養的確效果明顯。

(文軍慶)

Copyright © 2014  北京101中學 北京市海淀區頤和園路11號 郵編100091
868彩票 好运彩彩票 | k彩 | 92彩票 | 小Q时时彩 | c39彩票 | 啊彩彩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