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縮小學生間的差距

2019-01-17 13:29 來源:圖書館 作者:吳紅枚 點擊:700 次

法國著名思想家盧梭曾說過:“教育是實現社會公平的偉大工具。”但如果教育本身就存在不公平,那如何能通過教育去實現社會的公平?事實上,自從人類有教育以來,教育不公平的現象就一直存在。長期以來,有良心、有社會責任感的教育工作者在持續不斷地關注這一現象,并且試圖通過自身的努力去改善這種狀況,讓更多的學生能同等地享受教育機會和教育資源。在我國,最早這方面的代表人物當屬大教育家孔子,他倡導“有教無類”,主張打破教育被上層統治階級壟斷的局面,讓教育面向平民,主張興辦私學。在西方,大思想家柏拉圖最早提出教育公平的思想。因此,當我讀到美國資深教師唐娜•沃克•泰勒斯通的《提升教學能力的10項策略:運用腦科學和學習科學促進學生學習》的第七章“縮小學習者之間的差距”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這章有關教育公平。果不其然,這是一個有良知的美國教育工作者在反觀本國教育不公平的現象,也是在思考作為教師應該如何盡力去縮小學生之間的差距,為實現教育的相對公平貢獻自己的力量。通過閱讀,我進一步了解了美國教育不公平的某些現象及其背后的原因,思考了作者提出的六條建議。

美國教育的不公平我早有耳聞,最形象的莫過于著名經濟學家郎咸平把它叫做“拼爹模式”的教育體系。郎咸平認為美國教育制度是全世界最不公平的教育制度,學生接受何種教育取決于其家庭財富,而非其自身的學習能力。本書卻通過引用美國教育信托基金的調查報告的部分內容和數據,讓我真切感受到了美國教育的不公平,這種現象在我們國家同樣存在,幾乎可以說是全世界范圍內教育不公平的共同表象,表現在貧困學生無法享受優質的教育資源,無法進入師資力量雄厚、教學軟硬件設施都優越的學校就讀。這顯然是一個極其復雜的社會問題,需要多方面的共同努力才能解決。作者就此針對教育管理者提出了一條建議:要為教師提供獲取成功所需要的一切條件。不要僅通過命令執行,而要提供充足的資金或教師培訓做保障。要實現教育的公平,教育管理者應該做的顯然遠遠不止這些,但作者本章的重點是要闡述教師方面的努力,所以對此也就一帶而過。

接下來,作者圍繞主題提了六條建議,下面我簡單介紹一下這些建議,過程中也會結合國情談一談自己的看法。

一、為每位學生提供高質量和有挑戰性的課程。

此處我對作者的某些觀點頗有異議,比如作者認為教育者要讓每位學生都享受到高質量的教育,而不能因為學生來自貧困家庭,認知水平相對有限,就降低課程難度,以為能因此給學生提供更多的成功機會,事實上,降低課程難度對學生反倒不好,必須保證他們能接受同樣高品質的教育,獲得均等的學習機會。我不反對“有教無類”,認同每個學生都應該享有平等的教育權,接受高質量的教育,但我也信奉“因材施教”,認為學生接受的教育應該是建立在其原有的認知水平上,超過學生認知水平的過于“高大上”的東西,學生接受起來會很難,如果違背教育規律,非要強行灌輸,反而會適得其反。所以我能理解現在全國很多的中學設置實驗班、超常班的做法,因為學生在進入中學之前接受的十多年的來自家庭和學校的不同教育,已經讓他們在知識結構和能力方面有了明顯的差異,有些刻苦勤奮的孩子已然脫穎而出。如果為了實現形式上的公平,非要將這些極其聰穎的孩子和其他普通孩子安排在同一個班接受同等教育,對于教師授課也是極大的挑戰。如果堅持作者所說的“高質量教育”,可能有些孩子跟不上會掉隊。如果降低教學標準,則顯然對于那些優秀的孩子不公平。所以,所以這種表面上的公平,實際上造成了實質上的不公平。

在我國,教育部給學校教育涉及的每門課程都設立了課程標準(簡稱課標),課標設定了教育教學質量的底線。教師要確保自己的教育教學能達到課程標準,能夠讓學生在規定的期限內,掌握課標所要求掌握的知識和技能。我想,課標以官方的形式確定了不同學段的學生要接受的必修教育,課標以外的所謂高質量教育,或者說“貴族教育”、“精英教育”則應該屬于選修教育,供有條件的孩子去選擇。

作者接下來提出要培養學生四大關鍵素養,即學術素養、文化素養、社會素養和情緒素養,類似我們國家近年來提出的核心素養,但我們的核心素養內容更加具體,細化到方方面面。

二、要了解學生的文化

美國是一個多元文化并存的社會,學生來自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會階層,文化兼容確實是教師面臨的一項挑戰,作者甚至強調了要避免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這是基于美國國情提出的,中國教師面臨的這方面的壓力會小很多,我們可能更需要關注的是不同學生個體在接受知識技能方面的差異以及思想差異。不過,作者隨后提出的建議倒是值得參考。我們確實需要了解學生,建立一種新型師生關系,向學生傳授進入社會、獲得成功所需要的社交技能,同時還需要審視我們的評估手段和體系,以便縮小學生間的差距,比如對考試、評估中的區分度的掌握就相當關鍵。另外,在學生沒有可用的認知結構時,我們要提供這種認知結構,必要時借助腳手架,比如說可視化模型等。

三、必須要找到幫助學生建立自我效能感的最佳途徑。

對此我深有體會,也很有感觸。長期以來,我國有些地區的中學英語課堂所學內容與考試(評價)內容嚴重脫鉤,課堂教給學生的只是基礎的語言知識和技能,但評價檢測時卻往往一味提高知識和能力考查的難度,甚至為了突出少數“尖子生”,讓大部分學生跳起來“夠蘋果”,盲目加大區分度,導致大部分學生受挫,無法建立自我效能感,繼而對英語學習失去興趣,甚至產生抵觸、厭惡情緒。在無法建立自我效能感的英語課堂上,學生學得不幸福,老師教得也不快樂,學生對老師的教學持懷疑態度,“你的課沒用!幫不了我考試拿高分。”我想任何一位英語教師如果聽到學生這樣評價自己的課時,一定會感到非常悲傷和受挫,毫無成就感,“難道我們辛苦半天就是為了得到學生如此否定的評價嗎?”曾有一位英語老師這樣問我。為了讓更多的學生熱愛英語,信任老師的課堂教學,我想是時候英語老師轉變自己的思維方式、反思自己的評價體系了,關于這一點我會在后面繼續探討,這里不妨先看看作者針對如何幫助學生建立自我效能感所提出的建議。

作者認為我們要直接向學生傳達獲得成功所需的必要技能,從一開始就要給學生明確的期望,為學生提供學習目標,引導他們樹立個人目標,向他們展示獲得成功所需完成事情的學習導圖。“如果我們測驗沒有教過或教得不好的內容,或者沒有教授學生完成任務所需要的技能,我們便在課堂中限制了學生的自我效能感。”對上述建議我很認同。

四、必須積極消除偏見。

教師對某些學生存在偏見,我想這是人之常情,就像看到一個長相不夠斯文老實的學生,我們下意識會認定他會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孩子;我們傾向于認為活潑好動的男生比老實聽話的女生更聰明,學習上更有后勁;我們對孩子的印象甚至會受到來自家長的影響,對于那些矯情的家長,我們會傾向于判定他們的孩子更難管教,等等。但事實上,我們確實應該采納作者的建議,克服自身的盲點和局限性,消除對學生的偏見,真正做到有教無類,大愛無疆。

五、教師必須與家長和社區領導者合作。

加強與家長的合作和溝通,通過家校合作來對孩子進行更好地教育,幫助縮小學生間的差距,這一點我們做的也很好。我們有常規的家長會,方便及時跟家長溝通孩子的在校學習情況。我們還開設了家長課堂,請知名的心理專家或教育專家來給家長們培訓,培訓他們如何成為一名合格的家長。當個別學生出現問題時,老師會及時和家長取得聯系,及時溝通解決。

當然,作者所提到的要與社區領導者合作這一點,我想這是結合了美國國情,在我國我們并沒有太多這方面的實踐。

六、教師必須要轉變思維方式。

作者指出,傳統的思維方式認為,少數人會成功,少數人會失敗,大多數人則處在無所謂成功也無所謂失敗的中間位置,但是著名認知心理學家本杰明·布魯姆的研究結果卻表明,如果能夠提供更多的時間和資源,更多的孩子可以獲得成功,這就意味著我們要從一開始就給貧困孩子提供優質的學前教育,必須抓緊時間從一開始就為學生提供在學校獲得成功所需要的支持體系。另外,作者還提到,我們應該停止將貧困兒童視為需要被“修復”的對象,相反,我們應該對體系進行修復。

確實,正如作者所建議的,出現問題時,我們不要總是去找學生或家長方面的原因,而應該反思一下自己的做法,反思我們的教育體制,思考作為教師的我們應該如何努力才能逐步縮小學習者間的差距,為實現教育的相對公平而盡職盡責。或許,日本的“公平模式”的教育能給我們一些啟迪。

眾所周知,日本的成功和它的教育制度密不可分。日本的教育制度有兩個政策,第一硬件標準化,第二師資標準化。硬件標準化在一百年前就已經時興了。全國每個學校的教室、圖書館、宿舍、運動場都是一樣的,連午飯吃什么菜都是一樣的,每個學校像是克隆出來的。而且,所有學校都是由國家財政補貼的。日本的師資標準化則體現在:日本的小學、初中老師薪水最高,其次是幼師,再次是高中老師,大學老師最低。小學、初中老師之所以享受最好的待遇,還被納入公務員體系,是因為他們必須要輪崗,六年一次,在市區的老師每六年就得轉區,甚至還要到農村去。不像我們國家,城鄉差距顯著,市區學校條件優越,農村學校條件差,所以農村老師拼命往城里擠,城里老師打死也不“下放”去農村。

另外,日本的高考制度也很公平。全國統考,同一張考卷,統一的分數線,學生只能憑自己的實力考進理想的大學,無法“拼爹”。

我想,如果全國上下的學校從一開始就能實現硬件和師資的標準化,那就意味著學生從起步階段差距就不大,后期發展也不會差距過于懸殊。但即便如此,只要鋪天蓋地的補習班一息尚存,學生間的差距被人為拉大的可能性就存在。我想,有競爭的地方,這些問題恐怕難以解決。

Copyright © 2014  北京101中學 北京市海淀區頤和園路11號 郵編100091
868彩票 166彩票 | 彩票365 | 彩飘彩票 | 60彩票 | 6号彩票 | 大世界彩票 |